上帝在哪里

上帝在哪里
— 伞老人

我尝试着模仿赵尔俊画中人物的姿势和他们的手势,也把双手轻抚在胸膛,抬起头,仰望天空—–

不要问我看到了什么,不要问我为什么。

你自己也试一试吧:那是多么奇妙的感觉…

人,人类,人类社会,是什么样的概念?我不知道。人类从哪里来、往哪儿去?我不知道。我知道的是,同样是人类,东方与西方人不完全相同:上帝与上天不同。

“高山云端之上…西藏九年前…..看到亚当夏娃…..偶狂奔来着….呵呵….终生难忘….”她,赵尔俊,身材瘦小却有着坚毅执著、蕴涵着非凡情怀的画家如是说。

而黄金在天空中舞蹈。自从上帝被宣告死了以来,他还没有复活过。金钱,被无尽的欲望推动着,成为了人们信奉的善主。而金钱与黄金,确实没有辜负人的期望,它们充分展现了自己万能的威力。如今它声誉日隆。它已经接近上帝,不,它几乎就是上帝了。如日中天的威望,彻底让那些无视它之存在的人们、那些叛逆者品尝了失败的痛苦;尽管还有人诅咒它、揭露它曾几何时以及会于现在和将来依然故我的罪恶行径,所有的迹象表明它的地位已经稳如泰山。

有太多的事例告诉了人们—许多人并不以为然,他们觉得与己无关无关—首先,金钱不是万能的;其次,金钱在满足人的同时也在残酷无情地吞噬人的情感与人性;它或许有无所不能的外表,却从未具备仁慈的内质;它与上帝是那么的相似,却与上帝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人类社会里,还是有那么一些人,真正看透了事情的真相。于是,他们开始了找回上帝的艰难旅程。但是,近一个世纪以来,上帝似乎没有出现。

或许有人已经找到,他们说他就在自己的心里。对吗?对,也不对。我也曾静静地聆听过我自己的心,那里有无限多的东西,就是没有一个上帝:我得承认,对此我很虔诚,我希望能有所发现。

然而,我相信—因为我愿意相信—世间有上帝的存在。因为,上帝,以他仁慈的心,指引我见到了她的画。这是一条找到他的路—尽管只是一条路。
没有通常所见的色彩,画面由标示人体轮廓的线条撑起,那些线条的优美我无法言说,带有与生俱来的神性。然后是,黑与白之间的任何过度色块。就这么简单。

但是当你看她的画,你不会首先意识到你是在欣赏一幅绘画作品。那唱诗班、教堂里弥撒的声音和场景瞬间将你卷入,巴赫、贝多芬、肖邦、舒曼。。。。。。一齐向你涌来。。。。。你首先遭遇的是音乐,赞美,歌颂,祈祷,忏悔,希望,寻找,期盼。这中间,会有上帝的身影一闪而过的恍惚,然后你被略带忧伤而又宏大的和声控制,不能自己。

接着,你自然而然地开始了对人的关注,继而是对人类自身的命运的关注,发出一个又一个的追问。这些追问,不会是疑问,而是带有强烈信仰的哲思之问:到底有上帝这么一个存在吗?如果有,那么,他在哪里?他会在哪里?

娴静、温文尔雅、却有蕴涵了巨大激情力量的画家,她始终微笑着。她只是让你站在那些画作前面享受你自己的思绪拨动。她没有提供你们任何答案。
2009,6,21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w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