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ack and white part two 黑白之间第二集

指尖的渴求 –林明杰

— 赵尔俊的“黑白系列”

人是孤独的。
只要看看人赖以生存的地球在宇宙有多孤独,就不难想象人有多孤独。
同一幅画,或许因不同的人会看出不同的心绪来,我看赵尔俊的“黑白系列”人体作品,首先漫上心头的是大雾般无边无际的孤独感。
如果说当我第一次看到张晓刚画的“旧照片”系列时,感到了中国人曾经有过的孤独和惊惶,那么赵尔俊的“黑白系列”让我感到了人类共同的孤独和惊惶。
赵尔俊把这孤独包裹在美到极致的人体中。
虽然人类美术史上已经有过许多描绘人体的杰作,但依然会在看到赵尔俊的黑白系列人体作品时感到一种惊讶。
画人体的画家很多,但很少见到象她那样对人体尤其男人体如此敏感和痴迷的。每一个微妙的转折和起伏,其中蕴含的力量和情绪,她都触摸到了。
我曾经跟一个画家说,如果你想画好一个美女的人体,你不是用笔在画,而要想象那笔就是你的手在触摸,要把这触摸的感动表现出来。
赵尔俊说,她在教学生作人体写生时,说过几乎一样的话。
赵尔俊把人体尤其男人体之美画到了极致。我不觉得她笔下的人体有多少情欲的成分,我更觉得这是一个敏感而富于幻想的女子,在经历过无数委屈和失落后,终于找到的一种人世间的美好。沉浸在这美好中,她抚慰着自己,隔离开俗世的伤害。好像是《圣经》“雅歌”中新娘对新郎的吟咏:“他的头发象波浪,象乌鸦那么黑。他的眼睛象溪水旁的鸽子……他的两颊象花圃那样可爱……他的嘴唇象百合花……他的双手均匀……他的躯干象光滑的象牙……他多么使人迷醉……”
真正震动我心的,其实还不是她以高超的手法和敏锐地感觉描绘了人体,而是她营造的悲剧氛围。
她把极美之形和极孤独之心汇合在一个画面中,就像是营造悲剧的大师。真正的悲剧是,你眼睁睁地看着最美好的事物走向毁灭而无可奈何!
从宗教到文学、艺术,悲天悯人的情怀是最根本,也是最伟大的。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受尽折磨和侮辱,只为成为人类的替罪羔羊,这是一种悲天悯人。超脱之如老子,尽管知道自己的劝说不会起到实际作用,却依然在《道德经》中苦口婆心告诉世人一个巨大的阴谋正在实施——统治者为了满足一己之利,利用人的欲望,将人们引入战乱和死亡,这也是一种悲天悯人。玩世不恭的毕加索依然有一种悲天悯人,否则不会有《格尔尼卡》。
我印象最深的是赵尔俊画的手。那些手是多么敏感和渴望,摸索着看不见的空间,仿佛是在黑暗中寻找明灯,仿佛陷阱中期待援助的绳索,仿佛在摸索回家的路……
赵尔俊画的手,让我想到米开朗基罗画的《创世纪》。刚刚被造就的亚当睁开了眼睛,无力地斜躺着,把手伸向了赐予他生命的上帝。上帝的指尖和亚当的指尖在碰到前的一瞬间,画面停格。这两手间的距离成为永远的求索。
没有《创世纪》的白胡子上帝,空气中弥漫着不确定的神秘,赵尔俊画笔下的男男女女是否还能找到他们的归宿?艺术家就是这样纠缠着人们的心绪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